枯死

人品不好的坑王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到这条,开了那么多坑不填是我的错,我在这里道歉。去年发生了很多事,我尝试着往手上割出一道道痕迹,但是不至于让我挂掉,所以我活了下来。这些坑大概是没心情再填了,真的很抱歉(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也未必会这么弃掉)

【瓶邪】【花秀】《我们的日常》3~6(甜/狗粮/不定更微博体)

3
【王后雄是我男神】发表微博:
--
居然有妹子给我写情书……www
但是不知道是谁写的……qwq只说了是给我的……委屈……
【图片】
——————————————————
鸭梨:你不是说你有女朋友吗?!!!!
-
王后雄是我男神回复鸭梨:骗你的,你还信
-
黑眼镜:哎哟
-
黑眼镜:要不要为师教一下你怎样把妹啊
-
王后雄是我男神回复黑眼镜:👌
-
王胖子:卧槽,感情现在的大妹子都喜欢小鲜肉了
-
王胖子:胖爷我那么抢手怎么就。。。
-
关根回复王胖子:废话,你瞧瞧你那样,再瞧瞧人家苏万那样
-
王胖子回复关根:胖爷我怎样了!!
-
鸭梨:苏万我要跟你绝交
-
吸霾少年解雨臣:⬆️啧啧,单身狗的愤怒
-
王后雄是我男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先让我笑一下
-
黑眼镜:⬆️徒儿啊,你也是吸霾少年
-
黑社会老大(杨好):。。。北京的雾霾让我崩溃。。。
-
鸭梨:⬆️既然大家都是吸霾少年那就不要再说什么了
-
关根:杭州人路过,我表示笑笑不说话
-
王胖子:@关根 得了,你现在在福建
-
关根回复王胖子:村子的空气质量比杭州好多了
-
王后雄是我男神:看来已经没有人关注我发的微博了
-
蟹老板:我们家秀秀太调皮了(手动微笑
-
关根回复蟹老板:现在的ID是你改的吧
-
蟹老板回复关根:嗯
-
蟹老板爱派大星:❤️我和@蟹老板 的情侣名
-
王后雄是我男神回复蟹老板爱派大星:为什么是蟹老板和派大星。。。派大星不应该是和海绵宝宝组一对吗
-
蟹老板爱派大星:我乐意!
-
哑巴张:@关根 我也要
-
王胖子:要啥(手动doge
-
黑眼镜:要啥(手动doge
-
王萌萌:。。。
-
张家族长夫人:@张家族长 你好幼稚啊
-
鸭梨:卧槽???
-
黑眼镜:哈哈哈这个好玩
-
蟹老板:为什么是张家族长夫人和张家族长 @张家族长夫人
-
张家族长夫人回复蟹老板:感觉这样逼格更高一点
-
张海客:???
-
张海客:族长啊。。。
-
张海杏:doge
-
张海客:我只想说族长一定是智障
-
张家族长夫人回复张海客:你说什么?
-
张海客回复张家族长夫人:。。。
-
蟹老板:(微笑)小邪要开始护夫了
-
张家族长夫人:@张家族长 你族人欺负我!!!
-
张海客回复张家族长夫人:卧槽我哪里欺负你了!!
-
张家族长夫人回复张海客:你就有!!!!
-
张家族长回复张海客:不要欺负吴邪(刀)
-
张海客:都说我没有了!!!族长你不长眼睛啊!!!
-
张家族长夫人:@张海客 你他妈才没长眼睛,不许说小哥坏话
-
张海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张海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海客哥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
-
张海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张海鱼: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张海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张海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王胖子:为什么胖爷我看到了那么多张家人
-
张家族长夫人:@王胖子 原来张家人笑点那么低
-
王胖子回复张家族长夫人:doge
-
王后雄是我男神:我有点方了
-
黑眼镜回复王后雄是我男神:莫虚,为师在
-
王后雄是我男神:有点懵逼,一下子没看信息突然多了好几条,居然都是张大神的同族发的(???)
-
蟹老板:张家人话最多
-
鸭梨:⬆️
-
张家族长夫人回复蟹老板:嗯,现在话确实多了起来,尤其是对我
-
谢老板的派大星:⬆️恩爱秀的我毫无防备
-
王萌萌:暴击!
-
黑眼镜:妈的老子也要找一个
-
王后雄是我男神:哈哈哈⬆️
-
张海客:我们要去族长家玩(微笑
-
张家族长夫人:⬆️你来呀

4
【解大总裁的老婆】发表微博:
天天玩王者荣耀的我。。。
——————————————
解大总裁:别玩了,对眼睛不好
-
解大总裁的老婆回复解大总裁:那你还玩俄罗斯方块(*`へ´*)
-
解大总裁:我现在没玩
-
解大总裁的老婆回复解大总裁:为什么?
-
解大总裁:光顾着看你了,没时间玩
-
解大总裁的老婆回复解大总裁:///
-
解大总裁的老婆:@解大总裁 回来后给你个惊喜
-
黑眼镜:花爷回去后得到的惊喜
-
王胖子:肯定是啪啪啪
-
解大总裁的老婆回复王胖子:@解大总裁😊
-
解大总裁的老婆回复黑眼镜:还有你!!!怎么还没交房租!!!!再不交就把你家的水电都给断了
-
王后雄是我男神回复解大总裁的老婆:No——
-
解大总裁:@王胖子 明天我和秀秀去小邪家坐坐,顺便拜访拜访你
-
关根:楼上找朕是有何要事
-
解大总裁回复关根:怎么了,去看看你不行了?
-
关根:好啊👌,来看看我变得有多帅
-
哑巴张:啊啊啊啊啊啊吴邪好帅啊,他天天都把我按在床上干那个。。。。
-
鸭梨:@关根 卧槽老板你还挺牛逼的
-
关根回复鸭梨:不是我干的,是傻逼张海客
-
关根:傻逼张海客想害老子
-
黑眼镜:⬆️哟,想害小三爷干嘛啊
-
解大总裁:@关根 张海客真去你们那了?
-
关根回复解大总裁:嗯,刚和小哥整他呢
-
张海杏:第一次看见我哥这么好玩
-
张海客回复张海杏:好玩个屁!

5
【鸭梨】发表微博:
傻逼苏万不给我抄答案
—————————————
王后雄是我男神:滚!!!!
-
王后雄是我男神:借我的钱还还不还了?
-
王后雄是我男神:鸭梨我操你大爷!
-
王胖子:哎呀黎簇啊,自己的作业要自己写,知道不
-
关根:想当年,老子的作业都是自己写的
-
鸭梨回复关根:哦
-
解大总裁:抄别人作业还骂别人
-
解大总裁的老婆:人品啊。。
-
黑社会老大:妈的智障

6
【关根】发表微博:
小哥我爱你
——————————
哑巴张:我也爱你
-
王胖子:。
-
王萌萌:卧槽老板你大庭广众之下要不要这么。。。
-
鸭梨:傻逼苏万,老大跟我一起念:傻逼苏万
-
王后雄是我男神回复鸭梨:脑残。能不能有点素质,没看见人家在秀恩爱吗??
-
关根回复鸭梨:他妈别来老子这闹
-
哑巴张回复鸭梨:💣
-
张海客: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幼稚啊先让我笑一下
-
关根回复张海客:其实你来的那天,我们给你吃的是蜥蜴,还有癞蛤蟆
-
张海杏:哈哈哈哈哈哈幸好老娘没吃
-
王胖子回复张海客:胖爷我做的好吃不
-
张海客:。。。
-
解大总裁的老婆:@关根 张海客怎么了?
-
关根回复解大总裁的老婆:他挑拨离间,他想让我和小哥say goodbye
-
黑眼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张隆半:@张海客 哈哈衰仔你被吭滴好惨啊(sui zei nei bei heng di hou can a)
-
张海客回复张隆半:。。。(o ye mu xiong na. dan hei o mu xiuo sen zuo sei la)

【瓶邪】【花秀】《我们的日常》第一更(微博体/瓶邪+花秀/对就是一些日常而已)

*随笔无修改
*只有瓶邪和花秀

【关根】发表微博:
今天和小哥去钓鱼。
(图片)
—————————————————————
哑巴张:嗯。鱼很好吃。
-
王胖子:⬆️。。。
-
王后雄是我男神:哈哈哈哈楼上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
哑巴张回复王胖子:真的很好吃。
-
王胖子回复哑巴张:。。。你们现在在哪呢,都不叫上胖爷我
-
关根回复王胖子:山上,我和小哥去享受生活,顺便钓鱼
-
网瘾少年解雨臣回复关根:享受生活?
-
关根回复网瘾少年解雨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花你的id!!!!!
-
咻咻:哈哈哈哈哈哈哈
-
解语花回复咻咻:。。。别闹
-
解大总裁的老婆:。
-
王萌萌:???什么情况
-
鸭梨:啥意思???
-
解大总裁的老婆:刚刚花姐抢了我的手机呜呜呜
-
王后雄是我的男神:冰冷的狗粮胡乱往脸上拍
-
关根:啧啧啧,我和小哥就从没抢过对方的手机
-
王萌萌回复关根:老板你走。。
-
哑巴张回复王萌萌:吴邪不走,他在我身边
-
黑眼镜:哎哟,哑巴张还学坏了
-
王胖子:{再见}
-
关根:不仅如此,我和小哥从来都没查过对方的手机
-
鸭梨回复关根:吴老板,我送你个微笑{微笑}
-
梁大女神:心里有些混乱,好不容易找到关根和张起灵的微博。。
-
王萌萌回复梁大女神:卧槽,牛逼啊,怎么找到的
-
梁大女神:@鸭梨,他给的
-
梁大女神:原来你们两是一对的啊。。。唉。。。
-
王后雄是我男神:心疼梁姐
-
花儿爷:哈哈哈
-
王胖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妹子来胖爷我的怀里啊
-
关根回复大花:你又改ID了
-
吴二白:好好过
-
关根回复吴二白:好。
-
哑巴张回复吴二白:👌
-
鸭梨:估计梁湾已经下了
-
王胖子:那可不,估计在哭嘞,毕竟天真和小哥都那么招女人喜欢
-
解大总裁的老婆:哈哈哈小邪哥哥和张起灵都没理她
-
黑眼镜回复解大总裁的老婆:啧,姑奶奶你还没改名啊
-
花儿爷回复黑眼镜:不给她改
-
解大总裁的老婆回复花儿爷:反正我也不想改
-
王后雄是我男神:。。。
-
鸭梨回复王后雄是我男神:单身狗抱紧我
-
王后雄是我男神回复鸭梨:我有女朋友www
-
王胖子:@王后雄是我男神,小小年纪早恋干什么!!!
-
关根回复王胖子:你就羡慕吧你。
-
鸭梨:我走了,你们这群败类!!
-
哑巴张回复鸭梨:吴邪不是










抱歉,我尽力了。

【黄黑】《我的布娃娃居然成精了》4(原名布娃娃/甜/he)

4(这是假的!!!!避雷注意!!!!!!有狗血玛丽苏!!!!!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当黄濑穿戴整齐后站在他的面前,他才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帅气。
黑子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男人,无论是那头黄发,还是那双好看的眼睛,还是高挺的鼻梁……拼凑起来都耀眼无比,尤其是在这个男人身上。黑子看黄濑差不多一米九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不爽了。
“黄濑君,你多高?”黑子说。
“不……不知道。”
“那我们来量一下吧。”
黄濑一米八九。这个结果让黑子舒心了些——幸好没到一米九。黑子站在洒满阳光的地面上,一头蓝发看起来柔顺极了……黄濑很想伸手去摸,其实很早之前他就有这个念头了,尤其是在黑子摸他脑袋的时候。于是他伸出手摸了摸黑子的脑袋,柔顺的发丝在他的指尖轻轻溜走,让他忍不住漾起一丝笑意。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他——黄濑凉太,终于变成人了。
突然,黄濑的肚子发出了奇怪的响声,他吓坏了,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黑子。黑子替他解疑了:“你饿了。”
黑子拿起放在饭桌上的三明治,递给黄濑:“自己吃。”
“小黑子……”黄濑说。“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冷淡?”
“因为你居然成精了。”黑子说。
“我成精了以后你就不爱我了吗?”黄濑哭了出来,大粒的泪珠落在地上变为珍珠。
黑子尖叫道:“是!我已经不爱你了!”话音未落,黄濑便猛的亲上了黑子樱桃般的小嘴。
“唔,混蛋!放开我!”黑子挣扎着。
“你不是说不爱我吗?”黄濑冷笑道,一边大力撕扯着黑子的衣服,吻上黑子雪白的脖颈。
黑子的芊芊玉手攀上黄濑的身子,他觉得自己的身子变奇怪了。不!不可能!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他猛地推开黄濑,往街上跑去,天空突然响起一道惊雷,下起了大雨。黄濑追了出去,便看见一辆大卡车朝黑子撞去:“不——”
---
—————我们重来,下面是真的,请不要喷我qwq———
----
4
当黄濑穿戴整齐后站在他的面前,他才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帅气。
黑子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男人,无论是那头黄发,还是那双好看的眼睛,还是高挺的鼻梁……拼凑起来都耀眼无比,尤其是在这个男人身上。黑子看黄濑差不多一米九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不爽了。
“黄濑君,你多高?”黑子说。
“不……不知道。”
-
黄濑一米八九。这个结果让黑子舒心了些——幸好没到一米九。黑子站在洒满阳光的木地板上,一头蓝发看起来柔顺极了……黄濑很想伸手去摸,其实很早之前他就有这个念头了,尤其是在黑子摸他脑袋的时候。于是他伸出手摸了摸黑子的脑袋,柔顺的发丝在他的指尖轻轻溜走,让他忍不住漾起一丝笑意。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他——黄濑凉太,终于变成人了。
突然,黄濑的肚子发出了奇怪的响声,他表示受到了惊吓,慌张地抬起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黑子。黑子替他解疑:“你饿了。”
黑子将刚才顺便买的三明治递给黄濑:“自己吃。”
“小黑子……”黄濑说。“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冷淡?”
“因为黄濑君成精了。”黑子说。“黄濑君本来不该是布娃娃吗,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实。”
黄濑撕开包装纸,动作僵硬,很不熟练。“黄濑君可以坐下来吃。”黑子边说边帮忙拉开了椅子。
黑子也坐了下来,一边看着黄濑不怎么好看的吃相,一边想着心事。“黄濑君还会变回去吗?”黑子问道。
“不知道。”黄濑嚼着三明治,含糊不清道。
今年的夏天热的出奇,黑子漫不经心地想着,太阳仿佛就在他的头上,眼前的黄濑似乎都变形了……
“那黄濑君的打算是什么?”黑子问道。“你可没有什么身份证。”
黄濑好看的眉皱了起来,他说:“身份证是什么?”
“……算了,请当我什么都没讲。”
黑子面无表情的看着黄濑吃东西,开始疑惑起黄濑的岁数,看起来二十七二十八的样子,但又觉得应该才二十五岁。想着想着,就开始讶异起自己的胆量来,看到黄濑君变成人,不是该感到恐惧吗?
“我以后可以和小黑子住一起吗?”黄濑吃完了三明治,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迫切地问道,一对眸子里仿佛盛满了成千上万的星星。
黑子有些犹豫,自他上了大学以后,就一直是一个人住。而他早已习惯了这些,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他也想要找女朋友,可是他天生存在感低,除了初中时的桃子君,就没有其他女孩子能轻易发现他。
“可以。”黑子说。
“等一下!”黑子突然说道,让黄濑紧张地抬起了头。“黄濑君为什么会变成人?”
“我……我不知道。”黄濑更紧张了。他想:“小黑子的反射弧好长。”
从一开始黄濑就表现出理所当然的样子,让黑子心中有些不安。
“不科学……怎么可能突然就变成了人……”黑子喃喃自语道。“不对,布娃娃会讲话这件事情上就已经不科学了……黄濑君,在你成……在你变为人类之前,做了什么事吗,比如撞墙啊之类的。”
“没有。”黄濑暗自思考许愿算不算,事实上,在那之前,他每天都会祈祷自己变成人类,醒着时候想,睡着的时候也在梦中想。他俊朗的脸上呈现出不安,他在犹豫该不该告诉小黑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黄濑君不知道吗?”黑子突然觉得眼前的黄濑变得恐怖起来,一个布娃娃,有一天突然变成了一个人类。黑子倒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真强,现在才觉得毛骨悚然。
他在努力回忆……这几天黄濑都在……对了,睡觉!“睡觉,黄濑君。”黑子说。
黄濑听到这句话后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黄濑君在成精之前经常睡觉。”黑子皱着眉头,俊秀的五官逆着光看显得更好看了……他没有纠正成精这个词。“我有一个猜想——黄濑君是不是睡了一觉后就会变成原来的样子?”
黄濑沉默了一会。
“小黑子不喜欢看到我这个样子吗?”黄濑的眸子突然有了几分冷意,他不高兴了,心中有些不满,虽然他自己还没发现。
“不是的,”黑子解释道,“我很高兴黄濑君变成了人,不过……”这太可怕了。
“我去睡觉。”黄濑看了黑子一眼,然后往黑子的卧室走去。黑子看他进了自己的房间,但也不好说什么,也没什么好阻止的,便由他去了,准确地讲,应该是由他睡在自己的床上。
他在椅子上故作淡定的坐了会,站了起来,又坐了下去——忐忑不安。


















【黄黑】《我的布娃娃居然成精了》第三更(HE,甜)

*原名布娃娃
3
午后的时光是慵懒的。黑子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将电视关掉,静静的看着黄濑的睡颜。
不知为什么,黑子觉得黄濑越发的嗜睡了,每次黑子注意到黄濑的时候,都会看见黄濑在不知不觉中就开启了睡眠模式。一开始黑子还怕的要命,总是盯着黄濑,做什么事情都会带上黄濑在身边。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担心黄濑。
黑子叹了口气,将小小只的黄濑抓在手里往卧室走去。他打算睡个午觉,反正今天店铺打烊。
黑子躺在舒适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发着呆,他的左边放着熟睡中的黄濑,然后他侧过身摸了一把黄濑的头发,便闭上眼睛安心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沉睡中的黑子被拍醒,他半睁着眼睛,迷糊间就看到眼前有一个陌生男子在拍他!他一下睡意就无了,立马一拳挥了过去,打在那个男人的脸上,那个男人被打了之后就叫了起来:“小黑子!是我,别打我!”
黑子微愣了一下,随即更生气了。他在看到这个男人是一丝不挂时,心里只觉得很恶心,而在这个男人叫他小黑子的时候,他只觉得更恶心了——这个人一定是变态,不然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他一脚踹向这个变态男人的生殖器,但这个变态男人竟然接住了他的脚,嘴上还喊着:“冷静点啊!小黑子!”
当变态看到黑子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点阴沉的愠色,赶紧说道:“我是黄濑,黄濑凉太。”他松开了手。
黑子听到这句话后还是踢了黄濑一脚,然后下床,翻衣柜。他往床上扔了几件衣服裤子,而黄濑还是不知所措的状态。
“请把衣服和裤子都穿上。”黑子说,“黄濑君平时总是看我穿衣服穿裤子……请别告诉我你没学会。”
黄濑随便抓了件白衬衫赶紧往身上穿,穿好上衣后,他认真思考了下,然后提问道:“小黑子,那个……这个形状的小裤裤……”黄濑在空中比划着,黑子立马就懂了,又弯下腰翻衣柜抽屉去找新的内裤。很遗憾,他没有找到。
黑子蹲在地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黄濑在这时开口了:“小裤裤呢?”
“没有新的。”黑子叹了口气,默默将自己的内裤递给黄濑,过了一会他又说,“黄濑君可以先在家里坐着吗?我去给你找个毛巾围着,我下楼去买新的……”
黄濑便默默将手中的内裤又还给黑子,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很委屈,他答道:“好。”
黑子噔噔噔地跑下楼,去到最近的便利店买了几条内裤,他想了想,又买了一份三明治。他知道自己在买那么多内裤的时候,有很多人用怪异的表情看着他。
黑子还没回来,家里只剩下黄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他的上身穿着件干净的白衬衫,每个纽扣都好好的系上了,而下身却围着浴巾,差不多一米九的男人以这样的造型坐在那里只显得滑稽。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听到钥匙因碰撞而发出的铃铃声,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
“黄濑君,这是你的内裤。”黑子将内裤丢给黄濑,面无表情的说道。
黄濑接过内裤问道:“在哪里换?”
黑子指了个方向:“浴室。”
黄濑让黑子吃了一惊。这些年以来,他早已接受了黄濑是个布娃娃并且会讲话的事实,他发现了黄濑的美丽,并欣赏着且爱着这个布娃娃。可他现在又害怕了起来。
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黄濑君竟然成精了……”






















【黄黑】没有标题,一个小脑洞,伪文言文

*伪文言文
*仙童黄x??黑
*特短,但是如果有很多人喜欢这个设定的话,我就去写这个设定的肉

黑子行着,叹道两边松树,两行香坞,惊讶村庄后头竟有好路径。忽有一阵怪风,飞沙卷起,地面晃动,一股黑烟向黑子袭去。
黑子甚恐,转身要逃,却被身后一道声音所惑,身后那人道的是:“莫慌,我乃天神……的仙童,奉天神圣旨,请黑子说话。”
黑子转身,只见那人姣颜黄发,朱唇明眸。飘飘于半空中,不染尘埃,如仙人般风韵。
“仙童?”黑子连连摆手,“我自姓黑子,名哲也,只是区区一介凡人罢了。何……”
“黑子,莫要迟疑,别误了时辰。”那仙童道。
那仙童看这凡人脸如莲萼,唇似樱桃(?),两眉弯弯似柳叶,眼明身小,又生的白净,不禁暗自叹道:“好一位佳人啊。”
……然后他们就去见天神,然后天神让他们结婚婚,之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END
(老子写不下去了怪我咯,如果有人喜欢这个设定,我就会写这个设定的rou)

【黄黑】《布娃娃》2(HE/处处有漏洞/甜/半架空)


*处处有bug,请不要认真的看(; ̄ェ ̄)不要太较真,本来这篇文就不现实

2

乌云密布,像一顶灰不溜秋的帽子,盖在人们的脑尖上。暗淡的天色,半明半暗的阳光,让人们喘不过气。一片黄叶被风卷了下来,轻轻地落在马路中央,可是没过多久,一辆汽车飞驰而过,又将它卷了起来。
“小黑子。”
“嗯?”黑子的视线依旧放在电脑屏幕上,黄濑沉默了一会,接着说:“我的眼睛长的很奇怪吗?”
“没有的事,黄濑君为什么这样问?”黑子转过头,便看见黄濑坐在电脑旁,耷拉着脑袋。黑子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融化了——黄濑君就像那和煦的阳光。
“可是小黑子总是盯着我的眼睛……是因为当初小黑子没把我眼睛给缝好吗?”黄濑道。
黑子听到这句话后突然严肃了起来,他缓缓道:“黄濑君。其实,你的眼睛……是我画上去的。”
“都怪我画的太好看了。”黑子面无表情的说道。“咳,黄濑君的眼睛实在是太美丽了,令我目不转睛。”
黄濑哦了一声,令黑子尴尬了几秒钟,他的脸有些发烫,就像刚入锅不久的包子。“我觉得小黑子的眼睛也很好看。”黄濑站起身道比划道。
黑子有些惊讶,随即伸出食指轻轻拍了拍黄濑的脑袋:“黄濑君,请给我'摸'一下你的脑袋。”
黄濑便安静下来,头上有了一份温暖的重量,他感觉幸福极了——享受着来自小黑子的摸头杀。室内的空气变得更加流畅,室外有一只麻雀停留在门把上。他将视线放在黑子白皙的脖颈上,没过多久他就看向别处了。其实黑子只是随便拍了几下黄濑的脑袋,顺便用指甲“揉乱”了眼前的黄发几番,便收了手。
“你想吃点什么,我们出去吃。”黑子问道,但在下一秒,他又反应了过来。
“黄濑君想和我出去吗?”黑子询问道。
“想!我最喜欢小黑子了!”黄濑突然在原地一跳,张开双手似乎是想要去抱住黑子。黑子啧了一声。
乌云早已消散,虽是夏天,但却没有像书中说的生机勃勃,黑子只感受到了炎热——除此之外,再没别的。空气中仿佛有着某种灼人的的武器,但在他看到一株树,一片云后,那些尘封在脑子里的灵感又像波涛汹涌的海浪向他袭来,使他开心极了。他还闻到来自草坪的气息,泥土的清香,花儿的芬香……这时他才感受到了所谓的生机勃勃。
“你闻得到吗?”黑子说。黄濑知道黑子在与他说话,但他没有回答。
“我们现在要去市中心,在前面那个地方打车,黄濑君到时不要出声,很快就到了。”黑子接着说,“我要去买点东西,顺便解决今天的午饭……今天不想煮了”
“好的——”黄濑很听话,乖乖缩回了黑子的口袋里。
黄濑一直都在黑子的上衣口袋里好好的坐着,准确的来说是缩成一团,其实他的体型不算太小,但也不大……也就比巴掌大点。他感觉车子停了下来,待黑子下车之后,整个世界就变的吵闹起来了。
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有男人的,有女人的,也有小孩的。黄濑也不是没跟黑子出去过,但因为出去的次数太少了(黑子一般是不让他跟着出去的),所以他才会不适应。
“嘿!这不是黑子吗!”黑子的肩膀被猛的一拍。黑子转头道:“火神君,中……下午好。我正要去你的汉堡店呢。”
火神嘿嘿一笑,揽过黑子的肩接着向前走:“哈哈,非常欢迎!我们店的奶昔就算没我在也依旧很好吃的。”
黑子看火神一头大汗,手上还抱着个篮球,便道:“您刚打完篮球吗?”
“是的。但不是打完,我只是换个场地,你要来吗?陪我打会怎样?”火神邀请道。
黄濑闷在黑子的口袋里,不知怎的,他总觉得不大高兴,不止是这个男的,上次那个青发来时他也不高兴,难道是因为他们都打篮球?黄濑闷闷不乐地想着。他决定先睡会觉,好转移他的烦躁,等他和小黑子都回到家了再去问下小黑子。
虽然黄濑闭上了眼睛,但他怎样都睡不着。突然,有个想法在他脑海中呈现出来——如果他也会打篮球,还打得很厉害,那小黑子会不会更加亲近他?
“很抱歉,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去了,多谢邀请。”黑子道。
“好吧。”火神在一行人道旁的红绿灯停下。“我走这边了,再见!”
“再见。”

黑子带着黄濑进到一家汉堡店,他点了一杯香草奶昔后,便在思考火腿好吃点还是牛排好吃点了,但他最终却点了新奥尔良鸡肉汉堡。
黑子怎么也不会喝腻香草奶昔,在他看来,他点的汉堡是其次,而奶昔才是最重要的。他从透明的玻璃窗外看去,形形色色的人群,五花八门的橱窗。而黄濑在黑子的口袋里,感受着黑子的体温,仿佛他也看到了这个世界。
黄濑在心里暗暗许愿。





















【wildhops】《斐济》4(情敌出没的文/HE/千里寻妻)

忘剧情了?前文讲的是尼克和朱迪吵架,然后朱迪出走,接着遇竹马,而尼克也反思自己,便决定要找到朱迪……

4

蝉声不绝。滚烫的石板路,青黄交接的田地,在路边歇息的农民,在田间互相追赶的小兔子。万里无云,孩子们折的纸飞机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至“降落”到地面上。
“兰斯呀,昨晚睡得怎么样?”朱迪的妈妈从厨房走出,一边和蔼地问道。
兰斯站起身想要去帮朱迪妈妈的忙,因为她正在做菜,“事实上……”兰斯说,“我睡得很好。”
“哎……那个我来做就行……”朱迪妈妈道,“那真是太好了!你们也真是的,要回来就先打个电话嘛……你看我,什么都没有准备,我昨晚还在担心你会睡不好呢。”
“没有的事,”兰斯看着朱迪妈妈切的胡萝卜,不禁咽了咽口水,“我还觉得麻烦你们了呢。”
“哎,怎么会呢,一点都不麻烦。”
“朱迪!”朱迪妈妈突然朝坐在沙发上的朱迪喊道,“别在那坐着了,快过来帮忙。”
四个人开始沉默的吃起早餐,放在窗前的一株盆栽享受着清晨的阳光,站在窗外的一只喜鹊享受着清晨的凉风,有一个农民兔子从窗边经过,“泰勒,早上好——”朱迪爸爸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哎哟,朱迪回来了啊。”泰勒朝声源望去。
朱迪笑了笑,冲那老伯说了几句客套话,那老伯似乎很高兴,脸上的笑使他看起来年轻了许多,而兰斯也跟着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这一其乐融融的场面都让朱迪爸妈开心极了。
“弟弟妹妹呢?”朱迪嚼着嘴里的胡萝卜,含糊不清地问道。
“噢,他们去夏令营了,一星期后他们会回来的……”朱迪妈妈说,“他们看到你和兰斯一定会很开心的,不过——”
“你跟那狐狸怎么了?”见朱迪不答,妈妈便生气了:“我就说狐狸靠不住……但你偏要……”
“好了好了,孩子都还在这呢,别讲了,吃饭吧。”朱迪爸爸打断道。
人生往往都会有个决定终身的时间,朱迪突然恍惚了起来,她想起当时尼克来见她爸爸妈妈的情景了。当时她的妈妈也像现在这样,说狐狸靠不住。她的爸爸也像现在这样,制止了妈妈。还记得曾经的自己说,每个动物都有无限的可能,就算是狐狸跟兔子结婚也没什么好稀奇的。现在她也依旧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就好比一盏歪歪斜斜的破灯笼,在为城市照明之后,就算殆尽了燃料也不后悔。
可是现在是现在,曾经是曾经,人们总要为曾经付出代价,所以她和尼选择了分开,就是因为当初他们选择了结婚。
“出卖我的爱——”兰斯的手机响了起来。
兰斯冲大家歉意的一笑,便拿起手机站起身,往一边挂着时钟的墙壁走去,“你好?”兰斯说。他安静的听完,然后挂掉,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然后回到餐桌旁收拾起自己的盘子。
“怎么了吗?”朱迪漫不经心地问道。
“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好吧。
“我吃饱了,一会我来洗碗。”兰斯说,“谢谢阿姨,胡萝卜面很好吃。”
兰斯和朱迪走在土黄色的路上。
“兰斯。”
“嗯?”
“你觉得尼克会找到我吗?”朱迪问。
“我不希望他能找来。”兰斯说。“……因为我讨厌狐狸。”
“哈哈。”朱迪想,其实是因为你讨厌尼克吧。兰斯悄悄看了朱迪一眼,却与朱迪的视线相交。朱迪的眼睫毛很长,每次笑起来的时候都会跟着轻轻颤抖,所以兰斯很喜欢偷偷去看朱迪的眼睛——在小时候。但现在也不例外。
“兰斯。你是不是还喜欢我?”朱迪道。兰斯毫不犹豫的回答了:“不是。”


尼克走在大街上,事实上,他并不知道朱迪去了哪里,他只知道盲目地走着和盲目的寻找。很快,他也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是多么的愚蠢,他便给朱迪打电话——其实他已经打了好多次了,但朱迪的手机关机了。他的心有些慌乱,隐藏着一种难以描述的紧张和恐惧,两颊上的胡须微微颤抖起来。
他让自己冷静下来,想着朱迪会去到哪里,他沉思了片刻。“朱迪该不会回了娘家吧……”尼克喃喃自语。那万一真回了娘家呢……那就只好去兔窝镇找朱迪了?













等我考完( ´ ▽ ` )ノ再更新,有小天使等我吗(((o(*゚▽゚*)o)))??